实时新闻 > 新闻详情

出名要趁早看看中外互联网江湖里这些少年天才们

发布时间:2019-01-20

既然要说神童的事儿,我们首先得从少年班说起。自1978年中科大首创少年班开始,各大高校的少年班已经培养了数千名“早慧少年”。根据小内的了解,在这些“神童”中有不少都踏入了互联网行业并成为了弄潮儿。

新闻详情图

先从中科大说起,四大一字排开,分别是:张亚勤、陈晓薇、马东敏、郭去疾。讲到张亚勤,他从微软到百度的职业生涯那是不用再提,但他当年从微软总部调派到中国区其实有些纯属意外。那时正逢李开复转投谷歌出任中国区总裁,微软为了“追杀叛将”故而才派出另一位中华英才张亚勤飞渡太平洋作为应对。后来,微软乐见其成地目送谷歌黯然出局,李开复也转向创投。可是,张亚勤却也被百度在去年礼聘而走。
  除了张亚勤,百度老板娘马东敏同样也来自中科大少年班。当年正是在这位纽约留学生圈公主的激励下,一顿沦为“菜农”的李彦宏才全力开动打造出了百度这家如今的巨头。所以说,军功章里一直都有她的一半,不仅股份拿足,敲钟时也必须位列前排。而另外一位女中豪杰陈晓薇,则是网游圈的资深大腕。从本网再到九城,她了这两家公司的起落沉浮。在转投娱乐产业数载后,她如今于电讯担任中国区总裁。
  作为“中科大四少年”的最后一位,郭去疾的身上也有着数不清的故事。他在赴美留学后曾先后就职于微软、亚马逊,后来又被旧友李IT开复挖去了谷歌中国。2008年,他激流勇退创立了电商网站兰亭集势,在奋战5年后成功于纽交所挂牌上市。遥想当年,原本学日语的他在中考前从零起步仅仅三个月就搞定了从未接触过的英语,成功考入了重点高中。小内不禁感叹他的学习能力之强,这真的全凭天赋啊。
  除了中科大少年班,华中科大少年班也培育出过汪潮涌和李一男这两位的圈内大拿。说到投资大佬汪潮涌,他在辉煌的职业生涯中曾先后扶持过百度、搜狐、瑞星、九城等互联网公司,个个都是行业中坚力量。而作为学弟的李一男,发展经历就坎坷多了。高开低走的他,从华为最年轻副总到被老东家击溃的“叛逆”,再到转载于百度、中移动和金沙江创投。年已不惑的他,今年带着牛电科技这个“最后一个创业项目”又杀回了视野。
  除了这两个盛产神童的大户,西交大少年也培养出过一位响当当的圈内大佬——周鸿祎。从方正到3721,再从雅虎到360,“红衣大炮”的事迹早已无人不知不人不晓。
  早就有人惊呼互联网大佬里学据了大半江山,这群学霸精英无论是否出身于少年班其实都曾是当之无愧的少年英雄。从李彦宏、雷军、张朝阳再到王小川、邵亦波、王兴,他们均在充满少年心气的十六七岁就出了不同寻常的。所以说,尽管天才少年未必可以成为来日的行业大佬,但行业大佬却多半出自少年英雄。
  在社会风气更为的欧美国家,们对于天才少年更是乐见其成。不论是盖茨、乔布斯、杨致远,还是佩奇、谢林、扎克伯格,都是从少年英雄成为行业大佬的。但跟真正的IT神童比起来,前面这些风云人物竟然算晚成了。
  2013年4月,雅虎宣布以3000万的价格收购移动阅读应用Summly。这使得其创始人在短短一年时间内,从一文不名变成了千万富翁。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位名叫达洛伊西奥的幸运儿才年仅17岁。据了解,早在雅虎收购前,他就拿到过来自李嘉诚、默多克、Zynga创办人平卡斯等多位大佬旗下机构的投资。Summly有如此多的权威背书,也使得雅虎后来肯斥重金将之收购。
  接下来要说的是个悲伤的故事。在幸运的小达成为千万富翁的数月前,昔日的编程天才施瓦兹却用上吊结束了自己年仅26岁的生命。曾享有IT神童的施瓦兹,早在14岁时就参与了RSS规格的开发,大二时他甚至辍学创办了新闻社交网站Reedit。但后来施瓦兹在于其他创始人的争执中被扫地出门,天才的人生从此发生了转折。
  由于他一直积极推广免费分享资源的,被广大网友视为IT英雄,有“互联网罗宾汉”之称。2009年,他曾利用技术非法下载了本应收费的1900余页法院记录资料并将之免费公开,FBI在知情后迅速对其展开了调查。因此,他很可能会被起诉从而30年的之灾。面对巨大压力,年轻的施瓦兹没能挺过去,最后选择了。
  14岁,这正是我们中绝多数人还在啃着初中课本的年纪。早逝的施瓦兹却参与了RSS规格开发,而少年佩里斯则担任了CyberTeks的CEO。3岁时,他就迷上电脑,5岁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电脑;9岁开始接触互联网,11岁成立了自己的网页设计公司,佩里斯的每一步都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记录。2001年APEC期间,他更是作为代表团来到中国,与身边年龄数倍于自己的侃侃而谈。如今,虽然CyberTeks未能成为行业上的国际巨头,但佩里斯的公司依然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近些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低龄编程天才涌现,苹果和谷歌纷纷在2014年将自家开发者大会的年龄往下降。按照如今的标准,倘如具备实力,小学毕业生即可报名参加。不过由于应用商店的上传,这些参会的“熊孩子们”依然无法发布作品,他们仍需要的帮助。但他们的热情依旧难挡,谷歌的I/O大会便有超过200名中学少年参加。而苹果为了赢得神童们的青睐,更是抛出了1600美元“巨额励”。
  如果说国内的互联网神童往往是先在学业上遥遥领先再于事业上一快跑,那么欧美国家的IT熊孩子们可真就是身体力行了,不论是编程还是开公司,他们似乎样样不输。但这种“早慧早熟”也必然会带来烦恼,类似“施瓦兹的悲剧”,如今仍在不断重现。
  出名果真该趁早么?小内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钛作者介绍:互联网圈内事】